九龍城浸信會

講道訊息

興旺福音 竭力盡心

經文【腓2:25-30】

講員:方兆雄牧師   記錄:梁莊儀姊妹

前言

早前講道提到保羅稱讚提摩太與他一起同工,今天我們來看另一位同工──以巴弗提。這位人物只在腓立比書出現過,與歌羅西書提到的以巴弗是不同的(雖然名字很接近)。以巴弗提不是猶太人,名字有「魅力、英俊」的意思,這位外邦人在腓立比信了主,後來成為腓立比教會領袖。

保羅筆下的以巴弗提

當時以巴弗提放下家人和工作,被差派往羅馬照應被囚的保羅並將書信帶回教會。保羅在腓2:25形容他的5個身份:

1) 「我的弟兄」

能夠與保羅見面以及關照他需要的,當然是信徒或弟兄姊妹了,為何保羅會如此陳述呢?原來重點不是「弟兄」,而是「我的」──他並不是泛泛之交,在保羅眼中,以巴弗提是「他的」弟兄。這種屬靈關係是在主內一家的身份之上,更在相處上建立了一份緊密的互信,分擔着同一福音使命。

2) 「與我一同做工

原文sunergos,是英文synergy(協作)的字源,保羅在書信中使用了12次,都是指到在福音上一起合作、打拼的意思。在羅16章,保羅便列舉了很多人名,例如:「問百基拉和亞居拉安……」(3-4節)。腓立比書讓我們看到以巴弗提在福音上與保羅一同作工,不單是「他的弟兄」,在福音的使命上更給予了保羅很多的幫助,保羅雖然被囚,但在腓1:13我們看到他能把福音傳到「御營的全軍和其餘的人中」;以巴弗提不論是和提摩太一起居中協調,或與人談道等,都直接及間接的參與了保羅的福音工作,因此可說是保羅的親密戰友。

3) 「一同當兵」

這詞語的意思,就是一起在屬靈戰場上傳福音,在本質上是一場屬靈的戰爭,要以神所賜予的光明和盼望擊破世間的黑暗、罪惡。正如在創1章,神說要有光就有光,劃破了空虛渾沌的大地;弗6:11-12更說:「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……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,乃是與那些執政的、掌權的、管轄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」在和平的年代,這種「爭戰」是溫和的,然而在基督教歷史上卻不一定是這樣,跟隨主的腳縱是要付代價的,許多人為着福音的緣故遭到迫害,甚至犧牲生命。儘管如此,教會仍需差遣宣教士往未得之地,讓更多人認識福音。

4) 「是你們所差遣的」

「差遣」的原文可譯作「使徒」(原本的意思是「被差遣者」)。保羅並非將以巴弗提「升格」為使徒,因為在使徒行傳中,十二使徒及保羅都是被主耶穌基督或聖靈親自差出去傳揚福音的,而以巴弗提是被腓立比教會所差遣。當然,他背負腓立比教會所託付的使命:就是將所籌措的心意贈送給保羅(參腓4章),並照應他的生活所需。

5) 「也是供給我需用的」

在這短句中,保羅用了一個很特別的字leitourgos,這在新約聖經是指在神面前的事奉,是分別為聖的職事、禮儀。在保羅眼中,以巴弗提將腓立比教會的資助帶給保羅,也為他奔走,打點日常所需(有點像早前疫情緊張時,同工為需要隔離的弟兄姊妹送上物資。)雖然這看起來只是支援生活的所需,但在保羅眼中卻是神所悅納的獻祭服侍:「……因我從以巴弗提受了你們的餽送,當作極美的香氣,為神所收納、所喜悅的祭物。」(腓4:18)

以巴弗提的經歷

既然以巴弗提如此幫得上忙,將他留在身邊不是更好嗎?為何保羅仍要差他回去呢(腓2:25)?原來腓立比教會聽見以巴弗提病了,很為他擔心,而他也為到肢體及家人的擔心而憂心,因而想念他們(腓2:26-28)。第一世紀時通訊很落後,這幾節所發生的事,時序如下:以巴弗提將腓立比教會的奉獻帶給在羅馬被囚的保羅,並為他打點日常所需(甚至當跑腿)。可惜在過程中,以巴弗提病了,當時醫學落後,加上人地生疏、水肚不服,他「幾乎要死」(27節上)。也許有人將這消息帶返腓立比教會,眾人十分憂心,於是派人來支援。之後27節下亦提到:「然而神憐恤他,不但憐恤他,也憐恤我,免得我憂上加憂。」在神的恩待之下,以巴弗提康復了。保羅放下心頭大石,終於在各樣教會及福音的憂慮上,減少了一項重擔。然而,腓立比教會仍未知道以巴弗提康復的好消息,所以保羅「越發急速打發他去,叫你們再見他,就可以喜樂,我也可以少些憂愁。」(28節)如此,腓立比的弟兄姊妹、以巴弗提的家人,能再看到他平安無事,便可以重拾喜樂。

保羅的吩咐

然而,保羅對腓立比教會另有吩咐:「故此,你們要在主裏歡歡樂樂地接待他,而且要尊重這樣的人。」(腓2:29)保羅要特別提醒他們,有時信徒想表達關心時卻錯說了一些不合宜的話,恐怕以巴弗提就算不生氣,也難免感到委屈。「因他為做基督的工夫,幾乎至死,不顧性命,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。」(腓2:30)以巴弗提是因為做基督的工作而歷盡各樣辛勞。請注意!「不顧性命」並非指他魯莽行事,原文的意思是「冒着生命的危險」(《環球聖經譯本》也是如此翻譯)。在一些對福音開放的地區,使徒和領袖的工作也許會辛勞,但不涉及性命;然而如果是對福音不友善的地方,門徒的確是冒着生命危險,去完成主所託付的使命。保羅便為了福音的緣故多次受到苦待,甚至有生命危險:「被猶太人鞭打五次,每次四十減去一下;被棍打了三次;被石頭打了一次;遇着船壞三次,一晝一夜在深海裏。又屢次行遠路,遭江河的危險、盜賊的危險……」(林後11:24-26)這是保羅自己的經歷,同樣他也看見並明白以巴弗提為主受苦的遭遇。保羅是要讓腓立比教會知道,他們不要以為差了一位領袖來便完成了責任,因為以巴弗提為保羅所做的,遠遠超出他們所能想像。「要補足你們供給我的不及之處。」(腓2:30)就是這個意思。

思道與行道

1) 一起服事的情誼

保羅形容以巴弗提是他的弟兄、同工,也是一同當兵的,在保羅眼中,福音工作固然繁重,但他首先提及以巴弗提是他的弟兄。我們跟信徒一起為福音打拼時,可會忽略了弟兄姊妹的情誼和關係呢?在香港這商業環境裏,人們會以為把工作完成了,或將事工發展得又大又多便是成功,有些教會甚至像公司一般的運作。我曾看過一本書──《堂會確是一間有限公司:一位資深牧者的真情剖白》,作者是一位資深牧者,他坦誠地分享了自己在香港牧會的觀察和經歷,指出了教會作為基督的身體,既是屬靈群體,但同時也是地上的團體,需要有組織、架構和體制,當中的確涉及許多張力與拉扯。另外,有時聽聞世界上一些著名的教會頗像以公司形式「經營」──主任牧師有如行政總裁,哪個部門不達標,便撤換主管;傳道人達不到教會增長的要求,便辭退他。也許這些教會在人數上的確有增長或有很多「成就」,然而,教會應當這樣嗎?

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但在地上也是組織,因此遵守法律規章和透過架構體制運作是免不了的;然而,我們該如何取其長,避其短,並以最少的行政成本去支持最多的福音事工?事實上,城浸是充滿人情味的教會,不少同工、長執或其他事奉人員,從少年或孩童起便在城浸「長大」。我們有時候會談起昔日屬靈長輩如何影響了自己,這是十分可貴的,然而當我們一起為福音打拼時,可別只忙於工作而忘了互為肢體,忽略了彼此之間的情誼。因此,我們需要反思,在打拼的同時該如何促進彼此的屬靈關係,並且互相支持呢?

2) 尊重為主勞苦的人

保羅教導腓立比教會尊重為事奉主而不辭勞苦的人;在希伯來書亦提到我們要想念從前引導我們、傳神之道給我們的人,並效法他們的信心(來13:17)。在城浸家有許多屬靈先賢的見證,其中一位是關惠英姑娘,我從她安息禮拜記念刊物中得知她的事蹟,她不辭勞苦地樂傳福音、關顧探訪,工作勤奮又平易近人,並熱切地實踐祈禱的生活。遇上快樂的事,她拍手叫好;不高興時,會坦率的向對方表達,毫不遮掩。當讀到她的故事時,我感受到一分屬靈裏的震撼。今天,我們又如何為主勞苦呢?

另外,我亦觀察到城浸家有不少同工和弟兄姊妹,不辭勞苦、忠心盡心、「出錢出力」事奉主,雖未至冒生命危險,但間接地增加了他們健康的負擔,或是身體積勞成疾,或是心靈因曾肩負重壓而受傷,付上代價。我想你們的勞苦重擔,神都看見,神如何憐惜以巴弗提,也必同樣憐惜、顧念你們。正如保羅所說:「所以,我親愛的弟兄們,你們務要堅固,不可搖動,常常竭力多做主工;因為知道,你們的勞苦在主裏面不是徒然的。」(林前15:58)我們在注意健康、彼此扶持之外,也要關心尊重在我們當中為主勞苦的人。

借用詩歌《眾人湧進主的國度》的歌詞與各位互勉:「眾人湧進主的國度,十架少人負;眾人爭奪主的賞賜,世界有誰辭?人雖無心走主道路,仍想主祝福!但那誠實愛主的人,禍福都不問,就是他們寶貴心血,也願為主捨;求主給我這樣心志,赤忠忘生死。」(1及5節)

結語

雖然聖經只在腓立比書提及以巴弗提,但他興旺福音、竭力盡心的表現卻成為腓立比教會和我們今天的榜樣。福音當然需要傳揚,然而生命的見證卻更為重要;事工或許會隨時日而過去,深遠的屬靈關係所產生的影響力卻可承傳多代。但願我們都在神的話語裏竭盡所能,努力地傳揚福音和神的大愛。

九龍城浸信會 Facebook 專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