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龍城浸信會

講道訊息

興旺福音 同勞同心

經文【腓2:19-24】

講員:方兆雄牧師   記錄:張淑儀姊妹

引言

在暴風雨之下,你心中所記掛的是甚麼?當有點餘暇時,你又會如何善用時間呢?在這世代中我們可以怎樣興旺福音?但願今天保羅的書信段落對我們有一些提醒。

保羅有意差遣提摩太

「我靠主耶穌指望快打發提摩太去見你們,叫我知道你們的事,心裏就得着安慰。」(腓2:19)保羅很關心腓立比教會的信徒,這在書信第一章已看到。保羅欣賞他們興旺福音,也更關注他們怎樣活出這福音。保羅在腓1:27教導他們:「你們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」,又在第2章教導他們「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,也要顧別人的事。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」(腓2:4-5)、「……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作神無瑕疵的兒女。你們顯在這世代中,好像明光照耀,將生命的道表明出來……。」(腓2:15-16)

保羅在腓2:19-30介紹兩位將被差往堅固腓立比教會的同工──提摩太和以巴弗提。保羅因為「實在掛念你們的事」(腓2:20),以及希望知道他們的情況,以便「心裏就得着安慰」(腓2:19)。古時的通訊不及現代發達,只能靠書信往來或差遣可靠的同工親身接觸並匯報情況。我們不禁要問,為何會差提摩太?他為何獲得保羅如此信任?提摩太是由保羅親自提攜參與事奉的。提摩太從小就明白聖經,都是他母親和外祖母的功勞。「想到你心裏無偽之信,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妮基心裏的,我深信也在你的心裏。」(提後1:5)提摩太有深厚的聖經基礎,雖然年輕,但在他信仰的成長以及生命的見證,都有很好的名聲,所以「路司得和以哥念的弟兄都稱讚他。」(徒16:2)

保羅、西拉帶同提摩太參與宣教旅程,曾經在腓立比、帖撒羅尼迦、庇哩亞傳道。之後保羅先去雅典,留下提摩太和西拉在庇哩亞去堅固剛成立的教會。後來,保羅亦派提摩太到哥林多、帖撒羅尼迦,堅固當地教會的弟兄姊妹(林前4:17;帖前3:1-2)。約在主後60年,保羅在羅馬被囚時寫下四封監獄書信(弗、腓、西、門),其上款都提及提摩太的名字。當時提摩太應在羅馬照應保羅,因為有兩封信都是給予提摩太的,當中提後1:2說:「寫信給我親愛的兒子提摩太」保羅自知快要殉道,於是寫信請提摩太趕緊前來,向他交待後事,足證他們相互的信任和在屬靈裏深厚的情誼。

保羅的掛心

為何保羅在書信上要提及提摩太,並對他大加讚賞呢?保羅是要讓腓立比信徒效法在福音上盡心盡力的同工。保羅真誠地分享他的憂慮:「因為我沒有別人與我同心,實在掛念你們的事。」(腓2:20)這句經文的正面意思是明顯的:保羅很掛念腓立比的信徒。然而,為何說沒有人與他一樣掛心信徒呢?甚至在腓2:21提到:「別人都求自己的事,並不求耶穌基督的事。」其中一個可能性,是保羅在表達他的感受──其他人都沒有如他般在意、掛念腓立比信徒的情況,但保羅就像父母般關心和着緊他們。

另一個可能性,就是保羅在寫這兩句話時,想起某些人──某些只求自己的事,不求耶穌基督的事的人。首先,這是指在生活上,耶穌基督只不過是他生命的外圍,偶爾才會想起,教會在他們眼中也只是一個社交場合,可有可無。他們平時會將耶穌放一旁,當遇到困難時才會親近主或返教會。今年教會的主題「基督是主」,意思是基督不單是我們的救主,將我們從罪惡中拯救出來;更是我們生命的主,要在我們生命中居首位。如果只求自己的事而不求耶穌基督的事,這便不是神所喜悅的。

其次,也是在保羅眼中更不該有的表現,就是視主耶穌基督以及福音為工具,去追求自己的利益。「有的傳基督是出於嫉妒紛爭……那一等傳基督是出於結黨,並不誠實,意思要加增我捆鎖的苦楚。」(腓1:15-17)雖然保羅認為福音能被傳開就應喜樂,但這只是因為他以福音為先的氣度。腓3章則會論到另外一些已有一定地位、靠着律法在肉身誇口的人,他們表面上是傳揚福音,但實際上卻是拉攏信徒守舊約律法,從而壯大猶太傳統並藉此逼使新教會給予他們同等的體面及尊重。

提摩太的見證

然而,提摩太卻有一個很不一樣的生命。他是一位以主耶穌基督的事為先,以及與保羅同心記念腓立比信徒的同工。「但你們知道提摩太的明證……」(腓2:22)「明證」原文dokime是指一個人被試驗過,其品格是值得信賴的意思。這就像現代的「品質認可證書」,但提摩太不單有保羅認證,更有腓立比信徒以及跟他合作過的同工作證。

對保羅來說,提摩太的「明證」是甚麼?就是他與保羅的合作無間:「……興旺福音,與我同勞……」(腓2:22)「興旺福音」不用多解釋,提摩太跟隨保羅的宣教團隊穿州過省,在不同城市裏與保羅、西拉和其他同工為福音而奔波,這些在徒16章起有記載。至於「與我同勞」的「同勞」原文是Doulos,是指奴僕的意思。「同勞」這個詞語就是奴僕的動詞,保羅說「與我同勞」的意思,就是提摩太和保羅一樣,為了福音的緣故,一起為主耶穌基督「作奴僕」──為了讓人能夠聽聞福音、信靠主耶穌得救而任勞任怨,將主的事放於首位,自己的利益則放在後面。正如主耶穌虛己,取了奴僕的形像,自己卑微,存心順服一樣;提摩太也有謙卑和順服的品格,完全不嫌棄保羅為福音被囚,仍然忠心的掛念弟兄姊妹,願意聽候保羅的差遣。

提摩太不單做福音的工作,更活出信仰,待保羅就如「待父親一樣」(腓2:22下)。提摩太不認為自己純粹是一個信差,又或視傳福音為工作,而是對待保羅好像兒子待父親一樣。保羅被囚,在起居及心靈上亟需人關心、接濟,提摩太便擔當了重要的角色。所以,保羅可以將重任託付給提摩太,甚至在當時的處境,保羅仍然暫時留他在身邊,腓2:23:「我一看出我的事要怎樣了結,就盼望立刻打發他去」,意思是保羅自信將會獲釋並可以上訴至凱撒,此時不會殉道,因此他說:「但我靠着主自信我也必快去」(腓2:24)他深信如神允許,自己將必可以再到腓立比教會。

思想與行道

一、主內一家的意思

保羅與提摩太情同父子:「……他興旺福音,與我同勞,待我像兒子待父親一樣。」(腓2:22)我常常在城浸家遇到一些聰明有禮、做事認真的年青人,他們願意委身,有很強的解難能力,又懂得聖經的原則,令人十分欣賞。後來才知悉,他們原來是在城浸服事多年的會友、部員或長執的子女(甚至是孫兒女),真是令人感恩。有提摩太般良好品性的弟兄姊妹,是能夠成為今時今日的「保羅」們──宣教士、牧者長執等的得力助手甚至搭擋,對興旺福音大有幫助。「教養孩童,使他走當行的道,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。」(箴22:6)
家庭的信仰教育十分重要,但也要留意現實:每顆種子也有不同的生長時間,神在人心裏運行,成就祂的美意也有自己的主權和計劃。同樣,子女對耶穌基督的福音也不一定會有即時的回應;或許在日後經歷挫敗和苦難時,意識到不單要求自己的事,更要求耶穌基督的事,重新向主委身也有可能。另一方面,社會環境急速變遷、資訊爆炸,家庭也面對着種種困難時,教會在城市的信仰和道德缺口中便佔了很重要的位置。城浸過往領受了神很多的恩典,也有很多恩典可以傳遞,盼望我們能作出調整,多接觸福音群體,讓未有信仰背景的慕道家庭參與並融入其中。

當我細味「待我像兒子待父親一樣」(腓2:22)這句話時,心中不無感動。保羅派提摩太到以弗所教會服事之時,寫信給他,即提摩太前書,稱他為「那因信主作我真兒子的提摩太」(1:2)在此看到主內一家的意思。我們都希望教會有承傳,單純的給予機會是不夠的,最理想是好像保羅一樣,帶領着他們一起事奉,自己成為他們學效的榜樣。你有沒有提攜、帶領年輕人在教會服事,甚至建立像屬靈父母或兒女的關係呢?

二、興旺福音、同勞同心

「別人都求自己的事,並不求耶穌基督的事。但你們知道提摩太的明證……」(腓2:21-22)基督徒理應以基督的事為念,我們可以檢視一下自己的生活,平日所思所想的是甚麼?你用手機瀏覽的是甚麼資訊?你的時間花在甚麼地方?令你興奮雀躍的又是甚麼?你在生活上是否只追求自己的事?這是無可厚非的,然而我們有否把握或爭取機會傳揚福音或與人分享見證?我們平常又有多少求主耶穌基督的事?

另一方面,我們不一定要刻意做些甚麼事情讓人看見,而祈禱支持也是同樣重要的。興旺福音,固然需要弟兄姊妹作見證、傳福音,讓人認識主耶穌,邀請人來到佈道聚會以及活動,在福音的前線上打屬靈的爭戰;但也需要弟兄姊妹在後方支援──花時間心力在祈禱上的勇士,記念及支持普世的福音工作、支持教會差派的宣教士、教會的福音事工、外展事工等等,也是興旺福音的屬靈爭戰上同勞同心的工夫。

另外,從提摩太的見證,也看出在基督裏的誠信十分重要:忠心、不計較、肯付出,如此便能讓人放心將責任甚至生命託付給你。有時候,在教會中備受重用的人不一定需要恩賜、才幹出眾,反而可靠的人往往來得更可取。不論是金器銀器、木器瓦器,有願意事奉主、服事人的心,樂意委身、意念純潔,就必被主所重用(提後2:20-21)。

結語

今天的經文提醒我們,該怎樣多關心主耶穌基督的事。在你的生活裏,耶穌基督到底只是點綴,還是居於首位呢?主內一家,在教會裏,誰是你的屬靈父母或兒女?面對社會急速變遷,我們該怎樣興旺福音,同勞同心?

九龍城浸信會 Facebook 專頁